小小言情站

网站已经改版,请关注微信搜索“heiniuyuedu”关注【黑牛阅读】免费看海量小说...

首页 > 婚恋生活 > 一路繁花相送 > 第12章 既然惹了她,就得用命还

一路繁花相送

《一路繁花相送》小说已在公众号【黑牛阅读】更新完结,请打开微信搜索“heiniuyuedu”关注公众号,并回复“一路繁花相送”即可阅读全文!

上一章 目录
好书推荐: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 男神的绯闻女友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 一路繁花相送 捧妻上瘾:韩少宠妻日常 婚然心动:老公大人要克制 思慕似海深 桑榆此情安东隅 最是衷情难顾 经年相遇何以欢

盯着屏幕十几秒后,陆佔不顾形象地冲出了门外。

他给自己助理打电话,让他去查黄毛,去查那个电话号的位置。

同时,他也跑出了医院。

奔跑时,脑海里疯狂闪现楚虞的嘶喊,楚虞的绝望。

他的心里就像被抓伤般,刺痛不已。

驱车疾驰到水泥厂,陆佔忙不迭跑进去。

当他看见楚虞完整无缺地躺在地上时,他听见自己心脏落地的声音。

重重地,毫无保留。

黄毛回到自己租的房子里刚准备睡觉,却听见哐哐敲门的声音。

他一脸不耐烦地过去开门,一副流氓样。

可他还没来得及看清人影,便被一脚踹在了墙上。

“你他妈……”黄毛刚要开口,却又被人薅领子拽了起来。

“陆……陆总……”见着面前一身黑衣,眼眸嗜血阴冷的男人,黄毛彻底怕了。

陆佔并未答话,他厌恶这种卑劣的人。

二话不多说,直接拿起准备好的匕首扎进了黄毛右手掌。

刹那间,血光四溅!

“啊!”黄毛顿时发出了撕心裂肺地喊叫。

而这,也彻底惊醒了隔壁屋的二弟。

痴傻二弟刚出来,便被眼前场景惊骇,忙要过去看黄毛。

却是被陆佔直接按在地上,脑袋撞得发晕。

有手下冲进来抓住黄毛二弟,便听陆佔漫不经心地开口吩咐:“把他那脏东西,割了!”

哭喊声响彻在出租屋内,黄毛吓得连连后退,嘴上还不停乞求:“您是大人物,不和我们这群蝼蚁一般见识。我是猪油蒙了心才敢和您耍横,您放我一条命,就当放生条恶犬行吗?”

对于黄毛的恳求,陆佔嗤之以鼻。

接过助理递来的手帕,包裹住被血污染的匕首,他步步逼向黄毛:“我陆佔的女人,哪怕不要了,也绝不是你们能肖想的!”

“既然惹了她,就得用命还!”

语毕,陆佔手腕一动。

便看见雪白的墙上布满了鲜红。

楚虞醒来时,发现自己在陆佔家里。

她动了动左手,却发现左手被男人紧紧攥着,甚至感受到了男人脉搏地跳动。

“阿楚,你醒了就好。我们以后好好过,我们一起过一辈子,还像以前那样!”

陆佔的惊变让楚虞措手不及。

她甚至搞不清陆佔为什么会这样,只是下意识地委屈涌上来,她用左手环住了陆佔。

在陆佔的怀里,楚虞哽咽着抽泣。

诉说着这几日,这几年的糟心。

“阿佔,你终于相信我了吗?”

“我信,你说什么我都信!”温情的话语从陆佔口中说出,暖了楚虞的心。

陆佔抱着楚虞安抚了好久后,楚虞才支撑不住地睡过去。

而此时的医院里也传来消息,江唯晨醒了。

陆佔赶去医院时,慕垣给楚虞打去了电话。

“陆佔相信你了吗?”

楚虞攥紧被子,过了好久才说:“信了!”

慕垣没再出声,反倒是楚虞反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策划水泥厂事件?”

她以为慕垣不会再回答时,听筒里却传来声音。

“因为我想看看,陆佔和父亲有什么不同!”

一句话,惊得楚虞瞬间提起意识。

“十年前,陆佔代表我们的父亲,江唯晨代表陆佔的母亲,而你,则代表我的母亲!”

“当年绑匪绑走了陆佔母亲,同样要我的母亲来做交换!”

“我们的父亲又砸钱,又砸人,将陆佔母亲换了回来。”

“可他却抛下了我的母亲!”

“她就死在那个冰凉的水泥厂里!”

“你知道吗?那时也是夏天,天气比现在要热得多,我随着警察进去,却只能看见遍地鲜血,尸骨横飞。就算到死,我母亲都未能保存一个好的尸骨,留下的,只有残骸!”

楚虞捂紧了嘴巴,却下意识地开口:“你别再说了!”

“所以我当然恨陆佔,恨陆佔的母亲,我见不得他们好好活着,我要他们生不如死!”

楚虞知道慕垣阴鸷,却绝不曾想到会有这样的起因。

慕垣平复愤怒后,才继续说道:“你做得很好,接下来顺其自然就好。”

“但是记住了,要去给我偷合同,就在陆佔的书房里。”

“如果你做不到,乐乐就会像我母亲当年那样死掉。”

“你知道,我做的出来!”

陆佔赶到医院后,江唯晨还虚弱地躺在病床上。

她见到陆佔来了,顿时一脸欣喜。

可她却忽略了男人脸上的怒气。

“黄毛是你雇得?水泥厂事件是你策划的?”

一顿劈头盖脸的指责将江唯晨弄懵。

她什么时候做过那些事,虽然她心狠手辣,可她也没必要自作自受的弄出一起事件,还反捅自己一刀啊?

她还没那么蠢。

“阿佔,你在说什么?”

看着江唯晨一脸的疑惑,陆佔将一个文件袋扔在了病床上。

里面有江唯晨同黄毛的交易记录,聊天记录。

还有陆佔助理找到黄毛进行逼问的视频。

里面直接指向江唯晨,黄毛说这一切都是江唯晨派他做的,让他故意诬陷楚虞,然后借机除掉楚虞。

“这怎么可能?”江唯晨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。

“阿佔,绝对不是我,我发誓,要是我的话,我出门就被车撞死!”江唯晨的誓发的狠毒。

可她心里也明白此时的陆佔并不相信她。

陆佔并没有对她做什么,只是很冷漠。

然而陆佔的冷漠对她而言,便是穿肠毒药。

她好不容易求来的幸福,绝对不能毁在此刻。

楚虞,一定是楚虞干的。

陆佔当晚并没有回家,楚虞便躺在床上沉思。

她在想,现在陆佔信她,她到底要不要和陆佔再提一次乐乐的事情。

可她又怕陆佔的反应,每次她一提乐乐,陆佔就发火。

纠结的情绪不断影响着楚虞的思考。

脑海里还时不时闪现水泥厂发生的一切。

纵使陆佔率先带走了江唯晨后又回来带走她。

可楚虞也清楚,如果这一切不是慕垣在背后操纵,那么现在的她可能就会和十年前慕垣的母亲那般,死在冰凉的水泥厂里。

尸骨残骸,碎片飞得四处都是。

遍地是血,让人看得触目惊心。

想到这,她的心底便有些发凉。

如果陆佔是十年前那个冷漠残忍的父亲,那么她又会是慕垣的母亲吗?

纵使再不想说出答案,可脑海里也闪现了陆佔抱着江唯晨离开的背影。

会的吧,她会死的。

那么乐乐呢,是否也会像十年前的慕垣那般,亲眼看着自己母亲死亡的案发现场。

长大后,变成现如今慕垣的性子。

因果循环。

楚虞现在才想明白,原来这就是因果循环。

陆佔口中不可活在世上的野种,反过来也是多年前的他自己。

陆母性子再温柔,也是破坏他人幸福的女人。

而乐乐,如今变成了陆佔口中的野种。

那她,是否又潜移默化地成为了破坏江唯晨和陆佔姻缘的坏女人?

一切所思所想,都混乱地纠缠着,交杂着,弄得楚虞心凉又发懵。

她翻过身,将自己的脸紧紧陷在被子里,争取片刻的窒息。

却还是被一阵铃声打断,屏幕上显示还是慕垣。

慕垣发来了一段视频。

是乐乐,不再是宽敞明亮的卧室,而是再次缩在冰凉的地下室里。

颤抖着,萎靡着,眼里无光。

现在陆佔信她,也只是信不是她策划的水泥厂事件。

而不是信她没有杀害他的母亲,没有故意烧死他和他的母亲。

所以眼前的信任,是短暂的,不堪一击。

楚虞关上了手机,瞬间从床上弹起来,然后慢慢地打开门,走向了陆佔的书房。

上一章 目录

《一路繁花相送》小说已在公众号【黑牛阅读】更新完结,请打开微信搜索“heiniuyuedu”关注公众号,并回复“一路繁花相送”即可阅读全文!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