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言情站

网站已经改版,请关注微信搜索“heiniuyuedu”关注【黑牛阅读】免费看海量小说...

首页 > 总裁豪门 > 任由情爱步步殇 > 第14章 祖孙携手

任由情爱步步殇

《任由情爱步步殇》小说已在公众号【黑牛阅读】更新完结,请打开微信搜索“heiniuyuedu”关注公众号,并回复“任由情爱步步殇”即可阅读全文!

上一章 目录
好书推荐: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:陆先生,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:总裁,别傲娇 今生今世,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

夏筱潇在她面前蹲下身子,声音因着身体的虚弱和气愤显得异常冷漠:“你四岁认识月宛白,到现在将近二十年,这么多年你在干什么?纵然他身在国外,可他这些年每一次回月宫,那一次不是你陪在他的身边,可你那,二十年来你比江城任何一个豪门千金,交际名缓都有机会接近他,呵呵——”

夏筱潇对她毫不留情的冷嘲出声,丝毫不顾她越来越颤抖的身子:“蓝梦莉,我给了你二十年的时间,你却连个男人都抓不住,除了死你还能干些什么,你告诉我?”

蓝梦莉在也忍不住,双手抱着头,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瘫倒到要板上失声痛哭:“奶奶,月宛白是我这辈子惟一所求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,没有了他,你让我做给谁看?我还活给谁看……”

夏筱潇在也忍不住气喘,扶着旁边的桌腿跌倒在地上喘着粗气,声音却柔和下来:“梦莉,蓝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奶奶的身体怕是支撑不了多久,以后整个蓝家只能靠你撑着,而蓝家十分之九的产业所倚靠的便是月家。所以,奶奶比任何人都想你嫁入月家”

“可你以为进了月家就皆大欢喜了吗?不,如果你真的嫁入月家才是你灾难的开始,月宫到现在历经多少代,根本就没人知道,而月家的资产和他的分支有多少?也没有人知道。月宛白的那个位置,单是月家就有多少双眼睛盯着,时时刻刻不惜一切的找机会杀了他,你以为,这所有的一切是那个苏烟韵可以承受的了?”

“梦莉,月家是条不归路,所以奶奶就想着,你不嫁给月宛白未必不是件好事,以着你的能力,奶奶给你选个得力的助手招他为婿,将来就由你继承蓝家,这样难道不好吗?月宛白只是个男人而已,可你竟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,你太让奶奶失望了”

“奶奶,月宛白就是我的命,没有了他我活不下去……”蓝梦莉俯在冰冷的地板上,泣不成声。

“好,既然这样我给你两条路,第一,现在你就吊死在这间房里,奶奶保证给你场盛大的葬礼,一了百了,也免的你活受罪;第二,奶奶倾蓝家之力,助你嫁入月宫,两条路你自已选”

蓝梦莉仰起泪水纵横的脸看着她,失声喊道:“月宛白都要结婚了,我还怎么嫁?怎么要?”

夏筱潇拉过拐杖,另只手按着沙发艰难的起身,笑的恣意放纵:“怎么嫁?当然是风光大嫁,奶奶告诉你,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想不到的事,没有做不到的,别说你是想嫁给月宛白,纵是你要嫁给国家元首,奶奶也会入你所愿。”

“可是你要记着我刚才给你说的话,一旦入了月宫就在无退路,只能往前走,不惜一切。如果你连今天的局面都应付不了,如果你连嫁,都嫁不了他,那么这个月宫,你不进也罢,纵是进去了,早晚也只是那里的一缕冤魂”

夏筱潇从地板上起身,拐着拐杖蹒跚走向门口,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眼看着她已走到门口,蓝梦莉在也忍不住从地板上爬起跌撞到她身边,双手拉都着她的衣摆,人滑落跪在地板上,仰头祈求:“奶奶,我要嫁给他,要永远留在他的身边,你告诉我该怎么办?求求你告诉我……”

夏筱潇脸上含着慈爱的笑意,变下身子对上她的视线,轻声道:“梦莉,你对付轻霜的手段去那里了?你又把曼巧她们送到何处去?孩子,你向来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,更知道用什么办法在最短时间内得到一切,可为什么到了月宛白这,你就变成白痴,半点脑子都不带”

蓝梦莉抓着她的手陡然松开,难以置信的看着她,夏筱潇收了脸上笑意,甩了她拉开门,曼香上前扶着她,下楼而去。

房门就那么大开着,风一波波灌进来,蓝梦莉似是怕冷般的抱紧了双臂。

*****

盛华娱乐光洁的玻璃门前,身穿笔挺制服的保安直着身子拿眼不住瞄着已经走上台阶的乞丐,在也忍不住冲上前,双手叉腰威风凛凛抬腿,单脚立在台阶上一个旋风腿踢的他连翻两个跟头,四仰八叉的躺在公路。

潇洒的收回脚,看了看他躺的地方抬手摸着头思忖:不行,虽说马路可也是公司的门口,这么躺着个乞丐有碍颜面,想到这伸手从兜里摸出张十元大钞,拿着走到他面前把钱甩在他脸上,瞪眼道:“小子,看清楚地方在往上走,拿着钱赶紧滚,回头车过来在把你撞死了可别怪爷”

地上的人伸手抓着他的裤角,一跃而起,一巴掌照着他后脑勺甩了过去:“你他妈的说什么?爷回自已公司看什么看?”

保安转身已经挥到半空的手臂,顿时僵住,这个声音怎么那么像总裁风爷?

风涧宇双手抓着他的衣领,右腿曲起对着他的档部用力一顶,保安对着这个招牌动作瞬间睁大了眼,随即向地上缩去苦脸道:“爷,风爷你怎么就变成了乞丐了?”

也难怪,虽说风涧向来有些吊儿郎当,却也不失意气风发,可眼前的他身上的衣服早已分不清颜色,身上迎风一股臭味,就像掉进了粪坑,面容苍白胡子拉渣,眼睛下一层重重的阴影,看上去既猥琐又憔悴。

“乞丐,你的娘的竟敢说爷说乞丐……”

风涧宇似是好几天没吃饭的样子,有气无力的胡乱拍他几巴掌,便松了手,耷拉着脑袋向公司走去。距离大门还不到两步的距离,又有个保安的手已拉着玻璃门,无比愤怒的盯着他。

风涧宇从来都不知道,他手下的员工如此敬业,当下转身牟足了劲对着还爬在地上的保安号叫:“他奶奶地,还不来给大爷开路”他现在浑身上下软的给团泥巴似的,如果在被他的手下来记无影脚,恐怕就真的要进医院了。

小保安慌忙从地上爬起,双手捂着档跑到台阶上伸手推开玻璃门,往大厅中央站定,仰头高喝:“风总回来了,列队迎接——”

佝了腰对着正站在门边两眼直勾勾出傻的另位同仁,使劲一推,上前对着风涧宇点头哈腰:“风总你请”

整个大厅如同正在拍电视的演员,集团卡壳,支着手斜着嘴流着哈拉,两眼眨了又眨,错不了,眼前的人正是他们向来放荡不羁的风爷。

上一章 目录

《任由情爱步步殇》小说已在公众号【黑牛阅读】更新完结,请打开微信搜索“heiniuyuedu”关注公众号,并回复“任由情爱步步殇”即可阅读全文!

返回顶部